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最新最快最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吕燕婉新闻博客资讯网

  • 首页
  • 汽车
  •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

发布:admin04-17分类: 汽车

  2007年,河南省安阳县永和乡田营村17岁村民田英俊(化名),随表姐夫去天津打工,到天津后便杳无音讯,家人寻遍全国无果。2018年9月21日,多地警方在河北省沧州市泊头市西辛店乡军王庄村村支书家将其找到。

  警方是怎么找到他的?11年间,田英俊又经历了什么?带着这些疑问,4月2日至3日,记者对整个事件进行了调查采访。

  神秘电线日,安阳县公安局永和派出所值班室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是位男性,河北口音。”安阳县公安局永和派出所高警官告诉记者,当时是他接的电话,对方称想要田营村村干部田平安(化名)电话,买点粉条。田营村正好是高警官管辖的村庄,便从电话录上找到田营村村干部田平安的电话告诉了对方。后来,令高警官没想到的是,这个陌生电话居然变得神秘起来,让他们发现失踪11年少年的踪迹。

  没多久,电话就打到了田平安手机上,来电显示河北沧州联通。“你们村有没有一个叫田英俊的?”那头突然出现一个令田平安陌生但又熟悉的名字。田平安心想,难道对方说的是自己失踪11年的本家侄子吗?顿时,田平安变得紧张起来,开始不断追问对方,“我认识他,你是谁?你怎么知道田英俊?他现在在哪儿?”而对方不紧不慢,一再让田平安保密此次通话,只字未提田英俊现在的位置。

  2018年9月21日,安阳县公安局警方同田英俊家属一起驱车赶往河北省沧州市。安阳县警方在行驶途中迅速与沧州市公安局打拐办白警官联系,说明原因后,想要白警官帮忙查询神秘电话的确切位置。很快,白警官回复说,神秘电话的确切位置是河北省泊头市西辛店乡军王庄村。根据之前获取“田英俊的老板是村干部”这一线分许,多地警方来到河北省泊头市西辛店乡军王庄村村支书王某某家。

  在田巍宏提供的视频中,记者看到了当时解救的现场。“你是田英俊吗?”警方急忙上前询问。“是”该男子面对一群人的到来不知所措,非常胆怯地说。随着警方进一步询问,该男子说自己叫田英俊,家住安阳县永和乡田营村,并且非常清楚地说出了家庭成员的名字。经过仔细辨认,田英俊认出了田平安和田巍宏。田巍宏一把搂住自己11年未见的堂弟泣不成声,而田英俊面对家人的到来十分开心,但对堂哥的拥抱却瞬间躲闪。

  为了替弟弟讨回公道,田巍宏带着田俊杰于2018年12月21日到河北省沧州市泊头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报警,控告王某某涉嫌非法拘禁罪、强迫劳动罪和故意伤害罪。直至2019年3月13日,河北省泊头市公安局给田英俊下达了一份不予立案通知书。泊头市警方紧接着又要回通知书,又出了同一编号内容不同的一份通知书,该通知书称:“你单位于2018年12月21日提出控告的田英俊被非法拘禁、强迫劳动案。我局经审查认为没有犯罪事实,不需要追究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二条规定,决定不予立案。”田英俊家属面对如此结果表示无法接受,并向泊头市检察机关申请复议。

  2019年4月2日下午,记者来到泊头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想要了解田英俊当时被解救的情况,办案人员称当时不是解救,不接受记者采访,让记者到泊头市公安局办公室备案。随后,记者来到泊头市公安局办公室,一名陈姓工作人员称需要汇报领导,领导在开会,让记者留下联系方式回去等通知。4月3日下午,记者分别致电安阳县公安局永和派出所高警官和河北省沧州市打拐办白警官,双方均表示自己在2018年9月21日参与解救过田英俊。

  2019年4月3日9时许,记者跟随田英俊来到他曾经生活了8年的地方河北省泊头市西辛店乡军王庄村王某某家田地。远远望去,王某某家房子矗立在空旷的田地中间,几名工人在施工建房。一位村民告诉记者,这是村支书家,正在建牛圈。田英俊居住过的房间,破旧不堪,周围十分杂乱。随后,记者来到村里,一些村民告诉记者,王某某是村支书,老婆现在是村里小学的代课老师,他们都知道王某某家有个小孩叫田英俊,十分瘦弱,经常在村子里游走,后来听说田英俊被家人接走了。

  “养条狗,时间长了还会有感情。”2019年4月3日15时18分,记者拨通了王某某的电线年当选的村支书,收养田英俊时,自己还是老百姓。对于自己为什么没有把田英俊送回家,他表示只知道田英俊家是河南的,自己一家对田英俊很好从未打骂,对田英俊有感情,田英俊也不愿意走。他们经常给田英俊钱,田英俊被家人带走之后,王某某说在田英俊的床上找到3600元现金。田英俊离开半年多,王某某称自己一直在联系田英俊,却联系不上。

  “我恨王某某,他对我不好。”2019年4月3日晚,田英俊在一宾馆内接受了记者的采访。瘦弱的田英俊坐在椅子上,咬着牙齿恶狠狠地说。被解救时,他身无分文,整整11年,从没人给过他一次工钱。起初,他在工地和砖厂干了三四年活,还能吃到肉和鸡蛋,但到王某某家后,8年几乎没有吃过肉,吃得最多的就是水煮面条。

  据他讲述,2007年跟表姐夫坐火车去天津打工,随后到天津汽车站,表姐夫有事说离开一会儿,让他在原地等。没过多久,就有两名男子掐着他的脖子把他拽到一辆车上。“我当时听那人打电话说,把人带走了。”田英俊,他个子小,不敢反抗,被带到离天津不远的一个工地绑钢筋,干了一年多。后来两年里,辗转又被人带到北京、天津、河北等不同的工地干活。除了管吃住,均没领过一分钱。“后来,我被人带到河北省沧州市及庄砖窑干了快一年,认识了王某某的老婆。”田英俊说,他在砖窑干活时认识了同在砖窑干活的王某某老婆。

  田英俊被带到王某某自家的拔丝厂干活,也就是他被解救的地方。田英俊干了一个月后,他去要钱,王某某不给他,也不让他走,说他没身份证又没钱,坐不了车,走不了。从那以后,王某某开始频繁地对他进行打骂。拔丝厂一年多就倒闭了,后来田英俊在王某某家养了三年猪,又烧了三、四年果木炭,后来又养猪、干农活,直到被解救出来。据田英俊介绍,整整七、八年间,王某某从来没有给过他钱,王某某老婆倒是给过他钱,但都是几块钱。

  穿村民给的旧衣服,一床被褥没换过,活干得慢就会被王某某打骂,“他经常用手机角砍我的头,你看这坑,都是他砍的,头顶的头发也是王某某拽掉的。”田英俊摸着自己的头说,记者在田英俊的头上确实看到一些旧的痕迹。据田英俊回忆,手机砍头、踹肚子、棍子打、扇耳光、拧耳朵、砖头扔都是常有的事,长期低血压营养不良,让他经常性晕倒,一个耳朵听不见。有一次被王某某踹完肚子后上不来气,差点死掉。记者在田英俊的检查报告上看到,田英俊的耳朵确实有问题。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